坤鹏论:我们正在变成科技的奴隶 科技寡头正在垄断世界

今天的世界惟科技马首是瞻,人格养成没有了,都是乱的不成器的,教育只是贩卖知识,这是根本乱源,是苦恼之源。只有科学、科技、哲学、宗教、文艺、人格养成教育回归一体,回归本位,均衡发展,才有希望。

——南怀瑾

昨天,坤鹏论突然有种感觉,自己似乎已经被科技深深套牢,甚至成为了科技的奴隶,看似科技在为我们服务,但我们何尝不也在向科技付出更多。

可以说,自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,人类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开放,将自己所有的一切转化为数字的存在,知识、行为、习惯、偏好等,恨不能把自己脱光光,掰开了揉碎了全部交给了科技,换回来常常是让你更轻易地掏钱,甚至被杀熟还不自知,反而感谢科技怎么这么懂我。

真是应了那句俗话,被人家卖了,还傻呵呵地帮着数钱。

有时候,科技真的就像吸血猛兽,逼迫着人类向它不停献祭。

大家都知道,互联网公司一直以高强度加班著称,996是常态,为什么?还不是为了在技术和产品上比别人跑得更快一点,而“快一点”是用人的时间、精力和健康换来的,但最终收获最多的不是别人,只有科技。

即使下班后,科技不是占据着你在归家路上的碎片时间,就是霸占你整个晚上,你以为自己是在使用和享受科技,其实科技也正在偷偷地吸食着你的价值,比如:你的行动轨迹、你的聊天、你在淘宝京东留下的痕迹和消费、你写下的每一个文字、你拍的每一个视频......

慢慢地你发现,科技越发达,你却越来越辛苦,科技越发达,你却越来越难赚钱,科技越发达,你却越来越焦虑,科技越发达,你却越来越接近中年危机......

互联网,信息革命,它不是生产力的革命,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,它没创造财富,更多的功能是重新分配财富。

我们都知道“收入=流量*客单价*转化率”这个简单公式,而互联网依然是流量为王,得流量者得天下,流量本就在那里,互联网并没有创造出新流量,但它却起到了流量的引导作用,财富随之重新分配。

而历史证明,财富的重新分配从来不是和颜悦色,心平气和的,以前是你死我活的战争,而互联网让战争这种野蛮的形式变成了润物细无声的掠夺,甚至不会让人生出多少愤恨与不满。但事实是,财富越来越快速地向科技公司集中,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快速,都要更聚焦到更少数的公司。

试问,互联网公司们创造财富了吗?起码到目前为止,它们还没有,但多少生意链条中最丰厚的利润却被它们掘取走了。

腾讯,2017年的净利润率高达30%。

阿里,2017年的净利润率高达24.5%,调整EBITA核心商业利润率为53%。

注意,这可是净利润率!

让我们再看看2016年各行业的净利润率水平,除了银行高达35.88%外,其他连15%都没有超过,甚至大部分在10%以内。

6月12日,在浙商总会2018年半年度工作会议暨骨干培训学习会上,马云很直白地说:“我觉得整个企业如果没有技术含量,如果大家还在资源投入、资金投入、劳动力投入,这个时代完全过去了,未来的利润就在于你的技术含量,未来的市场不在于多大,而在于多深。”

之前有调研数据显示,全球大约10%的上市公司掌握了80%的利润。

Google、Apple、Facebook、Amazon、阿里、腾讯这些巨型科技公司,成立时间大多不足20年,但其经济体量、财富和影响力却实现了指数级增长,控制版图不断扩大,触手伸向更多敏感领域,成为数字经济最重要、最核心的基础设施和平台。

它们确实成功地降低了社会沟通和市场交易成本,但也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大脑、情绪、思维,深度介入并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社会交往。

它们还密切地追踪着用户活动,收集大量数据(包括内容、在线浏览记录、联系人列表、设备信息、位置等等),并通过与第三方分享等方式套现,赚取超额利润。

截止2018年6月13日,仅亚马逊(8264.38亿)、苹果(9444.44亿)、Facebook(5562.61亿)和谷歌(4510.29亿)四家公司的市值,就接近3万亿美元,相当于整个法国的GDP,在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前50名中占了24%的份额!

在美国,这些科技公司被称为“科技寡头”,还被扣上了BAADD的帽子——庞大(big)、反竞争(anti-competitive)、诱人上瘾(addictive)、破坏民主(destructive to democracy)。

今年4月,国外有篇名《比垄断还可怕的科技寡头》的文章曾这样写道:

“科技寡头已经近乎失控,他们垄断了用户数据,还煽动技术狂热病,鼓吹用技术解决所有问题,放纵网络虚假信息传播,严重透支社会资源,冲击传统产业,偷逃税款,拉大了贫富差距,削弱了中产阶层,对国家的整体利益造成伤害。”

“互联网平台与博彩公司颇具相似性,正在引导人们放弃自主思考的能力,人们只能看到巨头们想让他们看到的。一旦缺少了价值观和信息的多元化,思想的自由也将无从谈起。”

“他们对行业小公司的竞争威胁十分警觉,要么用投资、用合作,用利益把小公司圈定在自己的联盟中,要么直接通过技术抄袭、合谋、排他性协议等压死他们。”

“在最近10年里,五巨头总共收购了超过500家公司(仅谷歌就收购了200多家),而成功的初创企业越来越少。”

而我们伟大的腾讯更厉害,五年累计投资了600多家公司,投资的行业领域已经超过了20个方向,而且腾讯还以LP的身份投资了二三十家左右的基金,包括红杉、云锋、中信产业基金、经纬中国、晨兴、创新工场、高榕资本、金沙江创投、钟鼎创投等。这意味着,即便一家企业没有接受腾讯的投资,只要成为上述任何一家基金的被投公司,也间接与腾讯有关。

腾讯的投资规模远大于阿里和百度,特别是和百度相比,几乎已经是百度的三倍。

但正是在科技飞速发展的加持下,过去10多年,全球经济最显著的现象就是贫富差距拉大。

今年1月6日,非政府组织乐施会发布了一篇报告称,世界上42位富豪的总资产相当于世界总人口数一半(37亿)的贫困人口的财富总和。

2016年,61位富豪的总资产是过半数世界贫困人口的财富总和。

然而在2009年,经历了2008年经济大萧条后,380位顶级富豪的财富才是占世界人口一半的贫困人口的财富总和。

财富在快速集中,而社会的中流砥柱中产阶层也在减少,据统计,过去20年里美国中产阶层的规模不断缩小,工资上涨极其缓慢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上涨,自大萧条以来美国30岁的年轻人第一次变得没有父母30岁时那么富裕。

更让人无力的是,在这种情况下,阶层固化,中产凋零,运用先进科技变得越来越需要大把的财富支撑,比如人人都知道人工智能是大风口,但大部分人也只能望之兴叹,因为它所消耗的金钱以亿计都只能溅起点小水花,在中国唯有BAT自己或是BAT投资,才能染指。

于是那句令人心酸的名言诞生了——富人靠科技,穷人靠变异。

当我们在为科技高呼万岁时,科技却在让全社会最丰厚的财富快速汇聚,流向掌握最新科技的公司们。

科技行业这些年的确做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,“但没有人把它选为宇宙之主,我们的未来太重要,不能完全交给科技行业来决定。”

如今,唯一能对它们说不的,可能只有政府!

本文由“坤鹏论”原创,转载请保留本信息

标签:

头条文章